Home 南洋時報: 新加坡唯一独立新闻

南洋時報: 新加坡唯一独立新闻

  • 自从关于我父母的欧思礼路家居事件曝光之后,我姐姐玮玲与我在没有其他途径的情况下,被迫利用社交媒体向新加坡人民说出真相。 我是前总理李光耀的小儿子,我哥哥是现任总理李显龙,姐姐是李玮玲医生。我不是一个政治家,也从来没有这个愿望。在这事件之前,我是一个从来没有在Facebook张贴的人,是个初学者。我既没有工作人员队伍,也没有团队支持我。 希望大家体谅,我只不过是一个执行先父遗愿的人而已。 《为什么》 许多人问我跟玮玲为什会被迫把这事对全国的新加坡人公布?为什么公开成了国家的争议 ? 原因是我们被哥哥设立的一个秘密内阁委员会所逼迫。 在李光耀先生的家庭里长大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经验。父亲影响力非凡,母亲是一个非常有原则,隐私的女性。从小,父母教导我们要廉洁,正义,是非分明。 父亲去世的时候,执行双亲对欧思礼路家居遗愿的问题就浮现。根据父亲的遗愿要执行欧思礼路家居的拆除。父亲深信新加坡需要注重前途,不是什么纪念碑。身为先父遗嘱执行人的我和姐姐玮玲抱着先父的期望和信任来完成他的遗愿。但是,我们的哥哥与大嫂强烈反对拆除父亲的故居。 我跟玮玲在执行父亲的遗嘱的过程,每一步都受到巨大的阻碍。哥哥不希望我们达成父亲的遗愿,甚至企图改写历史说先父要保留欧思礼路的故居。哥哥显龙私下利用权力来保留欧思礼路的故居。为了私人目的,违背了先父的遗愿。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告诉自己:“这事件太庞大了,我不善于政治。不如顺其自然,这事不值得。何必惹来公众哗然,角色暗杀,甚至流亡的下场 ? ” 但要做正确的事情,又谈何容易。 我只是一个凡人。但我会尽我所能,全力以赴来执行双亲对我的期望 – 正直和守诚信的来完成先父委托于我的遗愿。父亲跟母亲要拆除欧思礼路家居的心愿是坚定不移的。为了达到双亲的心愿,身为儿女的我和玮玲别无选择,把这事件公开于所有新加坡人民。 《我的目的》 这事件公开之后,许多人与我联系。有人骂我,也有人给我鼓励与支持。但是他们都问我为什要这么做? 我只是一个一心一意要执行先父遗愿的儿子。 我的父亲的遗愿是:在他去世之后,在姐姐玮玲不再住在这家居的时候,就要把这家居拆除。姐姐玮玲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欧思礼路家居是她从小唯一的家居。在父亲晚年玮玲一直照顾着他,父亲望他过世后希玮玲能够继续住在那里,直到她自愿搬离。 有人不正确的说我以150%市价买下欧思礼路家居,为的是要重建公寓以赚取利润。我丝毫无这样的想法或意念。 保留欧思礼路家居就是违背了父亲的价值观。我买下欧思礼路家居纯粹只是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执行他的遗愿。 玮玲可能会继续住在欧思礼路家居很多年。我唯一希望就是当她不住在那里的时候,我可以依照父亲的遗愿执行拆除欧思礼路家居。到现在为止,我跟玮玲都不能明确的知道政府会不会批准我们拆除欧思礼路家居。我们建议拆除后可以建立一个纪念公园,但是显龙坚决不接受。 我们的父亲,跟我们都了解政府有权力保留欧思礼路家居,因为法律至上。但使我们感到很痛心的是哥哥显龙公开场合表现孝道,私下却利用他的权力保留欧思礼路家居,为的是私人目的。 李显扬 李显扬:我只是一个一心一意要执行先父遗愿的儿子 was last modified:…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 政府昨天施行自来水供应起价30%, 新加坡咖啡店茶水全岛回应也跟着起价,到处最少起一毛两毛。根据新民日报记者走访,在7月1号起价的咖啡店有10间。 可是今年4月宣布起价时,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嘴说咖啡店不起价: “泡咖啡的价钱用的不只是水,也有租金,员工薪水,和市场价格等原因。咖啡起价,和政府起30%水价无关,起价是迟早的事。咖啡呢,有 Latte 和 3-合-1,价钱差异也很大。。。如果新加坡人不高兴某个咖啡店起价,你可以去下一间喝。” 政府起水价主要原因有3个:一,水价17年没有起,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 Masagos 声称水源这时起价是【天经地义】。 二,政府需要筹钱建供应水的器材,人口在 2030年即将加到 6.9百万,需要更多自来水。 三,李美华议员说起价能帮新加坡人珍惜水用。 根据政府供水部门 PUB,政府在八年内赚了 $10 亿新币,建国1965年起从来都没输钱过。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 根据现场的弟妹说,李显龙总理在律师念读父亲的遗嘱时听到李光耀叮嘱要把房子拆掉,大发雷霆耍脾气,威胁说一定会以政府之手把 38 Oxley Road 房子留住。李玮玲在自己的网站说对李显龙滥用总理职位的行为很吃惊,李显龙简直是厚颜无耻,是一个不孝子 dishonourable son。 李玮玲也写说总理夫人何晶拿了3个月假期,在房子里记录家里所有遗物与其一草一木的位置,目的就是要 “再造” 房子以前的模样,以后能重建让新加坡人祭拜奉养【李家】。 李玮玲也说总理弟妹这时把李显龙与何晶的丑事宣扬出来是因为新加坡没有人敢批评他们。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 一位员工在卫生科学局 Health Science Authority 的捐血中心在【四月期间】感染肺痨病,可是消息却被新加坡卫生部隐瞒。前天(6月29号),联合晚报记者收到有关捐血中心员工感染肺痨病的消息,便向卫生部提问。 卫生部发现子包不住火只好在昨天发表布告说事件是在【四月期间】”mid-April” 发生的,而且【已经没事了】。卫生部为了保护名誉就强调受感染的员工已经接受治疗,而捐血者与病人【不用操心】”nothing to be worried about”。 卫生部长颜金勇没有对这起肺痨病感染事件做回应。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 李显扬夫妇昨天(6月25号)抵达香港,媒体记者访问时李显扬只说来探访亲友 “see friends”。 香港警察说李显扬不是政治人物,所以没有派保镖,可是会加强李显扬居住地区的巡逻确保安全。 李显扬昨天在网页上批评哥哥总理李显龙和部长们,指他们在散播谣言说李光耀不清楚了解遗嘱的内容。李显扬说父亲是政治家也是新加坡的大律师,怎么可能连遗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李显龙近期派了许多部长散播谣言,比如财政部兼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 Indranee Rajah 在星期六(6月24号)断章取义,说李光耀的遗嘱有不拆屋子的意思和可能,还说最后的遗嘱很可疑,有可能是假的。 总理公署部长兼內政部和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李智陞 Desmond Lee 今天对海峡时报说政府有权利不拆屋子,还说在新加坡法律上个人的意愿需要政府的批准才能生效。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 当李显扬责问李显龙老婆何晶为何在李光耀紧急送院的2015年2月6号到 38 Oxley Road 拿取李光耀的政府文件,何晶和国家文物局狼狈为奸抵赖说日期写错,是李光耀死后一个月后的4月6号拿的。 可是李光耀遗嘱只指定李显扬和李玮玲是遗嘱的执行代表,任何人包括李显龙没有权利拿取家里的任何一样东西。何晶此举便是偷窃。 【小偷】名衔带上了,谁知 States Times Review 在网上找到一封2015年国家文物局发的媒体公布,记载说李光耀展览会的日期是3月25号开始的。何晶怎么时光倒流在4月6号把拿取的遗物交给文物局呢?网上也有一个上载了展览会照片的网站,而且是4月3号拍的。何晶和国家文物局谎言不攻自破。 何晶昨晚(6月23号)在李显扬网页写道自己当时2月6号和李显龙在外国出差,便哭诉独自一个人和佣人在 38 Oxley Road 打扫整理遗物,今天还被骂。哭戏搁一边,这也是何晶证实自己在没遗嘱执行代表的同意下窃取李光耀遗物。何晶也因自己不是政府人员,加上了冒充总理公署代表罪名。 贪污调查局因为上司是总理李显龙,也对此事蒙着了双眼,不对总理夫人采取调查。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For contributions, Paypal account (mobile): +61498843693

英语版: www.statestimesreview.com

南洋時報 Facebook 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