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南洋時報: 新加坡唯一独立新闻

南洋時報: 新加坡唯一独立新闻

  • 新加坡政府在海外投资在今年 2016/2017财政年输$43亿,CPF 存款面临危机。根据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 GIC 的最新报告,【20年平均收入】从4%掉到3.7%。 可是为了保持形象这李显龙总理为主席的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 GIC 竟然不报道到底输多少钱,只是给【20年平均收入】来混淆公众。 根据媒体报道,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GIC有大概 US$344亿美金。【20年平均收入】掉 0.3% 等于大概 US$43亿美金 (S$65亿新币)。 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GIC 输钱会严重影响人民的CPF 公积金。近年来,最低存额在10年内已经从 S$8万新币 增加两倍到 S$16万新币。 新加坡人退休金提款年龄也从55岁增至65岁,公积金普通存款 CPF Ordinary Account 的利息也被贬到一年2.5% – 全部都是李显龙总理的政府管制下执行。 李显龙总理的老婆何晶是谈马锡控股的总裁,去年2016财政年也输了 S$24亿新币。这贪污的总理夫妇祸国殃民,新加坡国人退休场景面临危机。 新加坡政府在海外投资一年内输$43亿,CPF…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 李显龙昨天(7月4号)自导自演说国会已经宣判他没有滥用职权,所以新加坡人不必为 38 Oxley Road 之事过虑。 在自己控制的国会里有83人是人民行动党的议员,可是只有 18 位自家议员提问。更令人可恨的是,全部18位行动党议员都在辩护李显龙总理,一个问题都没发问。有些议员,如谈宾尼集选区议员 Desmond Choo 还在电视上打瞌睡。新加坡国会有如朝鲜一样,为了保护饭碗,没人敢质问李显龙总理。 李显龙说: “事实已摆在眼前,新加坡人也得到了完整的答案。大家都看到我没有滥用职权,我希望事情就这样了断。” 李显龙也在国会称赞自己的政府是奉公守法的,什么都和法律顺着走的。两天的大戏,就此段落。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 李显龙总理今天(7月4号)在国会搬出两场戏:一哭一笑。 针对为什么新上任总检察长 Lucien Wong 是他之前的个人律师和为什么新副总检察长 Hri Kumar 是总理的前下属PAP议员,李显龙笑道:“很正常嘛” 李显龙还开玩笑说:“如果一位律师没有与客户有联系,他一定没生意哈哈。” 总理声称自己的律师做总检查长不用担心【利益冲突】,可以向他学习怎样处理 38 Oxley Road 父亲遗嘱之事。 李显龙也爆料,自己亲自推荐个人律师 Lucien Wong 做总检察长,因为服务很好。 不到半小时后,李显龙学女人搬出哭戏,说当年他13岁时,父亲李光耀嘱咐他身为长子必须照顾弟弟妹妹,说着眼泪就掉下,博取众人同情。 反对党领袖刘程强今天也在国会回应,说李显龙总理立场不一,批评他的对象是弟妹所以不上法庭告诉,如果是反对党还是普通人民,已经被告得【裤子掉】 pants drop。 李显龙大笑贪污指责后, 哭戏博同情 was last modified: July 4th, 2017…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 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刘程强今天(7月3号)告知李显龙总理不要在国会上演【韩剧】,家里私事上法庭解决。刘程强还问道李显龙,人民行动党不是一来都喜欢把批评政府的人告上法庭,为什么这次是自家的亲戚又不告呢?还是怕弟妹揭晓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不敢上法庭? 工人党领袖刘程强也说律政部长尚穆根是李玮玲和李光耀的好友,尚穆根担任部长委员会,岂不是利益冲突? 刘程强最后也问道,现任总检察长 Lucien Wong 之前为什么是李显龙的个人律师?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 自从关于我父母的欧思礼路家居事件曝光之后,我姐姐玮玲与我在没有其他途径的情况下,被迫利用社交媒体向新加坡人民说出真相。 我是前总理李光耀的小儿子,我哥哥是现任总理李显龙,姐姐是李玮玲医生。我不是一个政治家,也从来没有这个愿望。在这事件之前,我是一个从来没有在Facebook张贴的人,是个初学者。我既没有工作人员队伍,也没有团队支持我。 希望大家体谅,我只不过是一个执行先父遗愿的人而已。 《为什么》 许多人问我跟玮玲为什会被迫把这事对全国的新加坡人公布?为什么公开成了国家的争议 ? 原因是我们被哥哥设立的一个秘密内阁委员会所逼迫。 在李光耀先生的家庭里长大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经验。父亲影响力非凡,母亲是一个非常有原则,隐私的女性。从小,父母教导我们要廉洁,正义,是非分明。 父亲去世的时候,执行双亲对欧思礼路家居遗愿的问题就浮现。根据父亲的遗愿要执行欧思礼路家居的拆除。父亲深信新加坡需要注重前途,不是什么纪念碑。身为先父遗嘱执行人的我和姐姐玮玲抱着先父的期望和信任来完成他的遗愿。但是,我们的哥哥与大嫂强烈反对拆除父亲的故居。 我跟玮玲在执行父亲的遗嘱的过程,每一步都受到巨大的阻碍。哥哥不希望我们达成父亲的遗愿,甚至企图改写历史说先父要保留欧思礼路的故居。哥哥显龙私下利用权力来保留欧思礼路的故居。为了私人目的,违背了先父的遗愿。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告诉自己:“这事件太庞大了,我不善于政治。不如顺其自然,这事不值得。何必惹来公众哗然,角色暗杀,甚至流亡的下场 ? ” 但要做正确的事情,又谈何容易。 我只是一个凡人。但我会尽我所能,全力以赴来执行双亲对我的期望 – 正直和守诚信的来完成先父委托于我的遗愿。父亲跟母亲要拆除欧思礼路家居的心愿是坚定不移的。为了达到双亲的心愿,身为儿女的我和玮玲别无选择,把这事件公开于所有新加坡人民。 《我的目的》 这事件公开之后,许多人与我联系。有人骂我,也有人给我鼓励与支持。但是他们都问我为什要这么做? 我只是一个一心一意要执行先父遗愿的儿子。 我的父亲的遗愿是:在他去世之后,在姐姐玮玲不再住在这家居的时候,就要把这家居拆除。姐姐玮玲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欧思礼路家居是她从小唯一的家居。在父亲晚年玮玲一直照顾着他,父亲望他过世后希玮玲能够继续住在那里,直到她自愿搬离。 有人不正确的说我以150%市价买下欧思礼路家居,为的是要重建公寓以赚取利润。我丝毫无这样的想法或意念。 保留欧思礼路家居就是违背了父亲的价值观。我买下欧思礼路家居纯粹只是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执行他的遗愿。 玮玲可能会继续住在欧思礼路家居很多年。我唯一希望就是当她不住在那里的时候,我可以依照父亲的遗愿执行拆除欧思礼路家居。到现在为止,我跟玮玲都不能明确的知道政府会不会批准我们拆除欧思礼路家居。我们建议拆除后可以建立一个纪念公园,但是显龙坚决不接受。 我们的父亲,跟我们都了解政府有权力保留欧思礼路家居,因为法律至上。但使我们感到很痛心的是哥哥显龙公开场合表现孝道,私下却利用他的权力保留欧思礼路家居,为的是私人目的。 李显扬 李显扬:我只是一个一心一意要执行先父遗愿的儿子 was last modified:…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 政府昨天施行自来水供应起价30%, 新加坡咖啡店茶水全岛回应也跟着起价,到处最少起一毛两毛。根据新民日报记者走访,在7月1号起价的咖啡店有10间。 可是今年4月宣布起价时,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嘴说咖啡店不起价: “泡咖啡的价钱用的不只是水,也有租金,员工薪水,和市场价格等原因。咖啡起价,和政府起30%水价无关,起价是迟早的事。咖啡呢,有 Latte 和 3-合-1,价钱差异也很大。。。如果新加坡人不高兴某个咖啡店起价,你可以去下一间喝。” 政府起水价主要原因有3个:一,水价17年没有起,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 Masagos 声称水源这时起价是【天经地义】。 二,政府需要筹钱建供应水的器材,人口在 2030年即将加到 6.9百万,需要更多自来水。 三,李美华议员说起价能帮新加坡人珍惜水用。 根据政府供水部门 PUB,政府在八年内赚了 $10 亿新币,建国1965年起从来都没输钱过。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For contributions, Paypal account (mobile): +61498843693

英语版: www.statestimesreview.com

南洋時報 Facebook 论坛